一边走一边唱

  □海燕

  出来打工时我只混了个初中毕业,很多字都认不来。有的词只会讲,不会写。就这样一个我,却喜欢涂抹些风花雪月的心情文字。当然,这些文字只深藏在我深褐色的日记本里,羞于见人。

  也记不得是哪年哪月的哪一天,我直嚷着说烦、烦、烦!表哥说生活枯燥,工作单调,你要多看点书充实自己。于是,他给我抱来一堆书,全是《外来工》。我大喜,其实我挺喜欢看书的,只是它那“昂贵”的价格,让我望而生畏。那时,我一天的工资也不过5元钱。

  有一次,我在读《外来工》时,发现有一篇文章里出现了唯康厂、仲正机械厂。我一遍又一遍地读着,激动得眼泪都流出来了。你要知道我当时就在仲正机械厂上班。读了那篇文章,我知道这是我的打工兄弟自己写的故事。而在这以前,能操作文字的人在我眼里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自此,我经常买书看。受到书里的故事的影响,我明白一个人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我不甘心坐在流水线旁机械地重复着相同的动作。我要改变命运。我必须充实自己。

  我的目光投向了自考、函授这些提高人文化素质的培训班。每天下班,当别人在聊天、打毛衣的时候,我就在昏暗的灯光下读书、做笔记。经过3年的努力,我终于拿到了中山大学的大专文凭。在朋友的热烈欢呼中,我快快活活地大哭了一场。第一次我感到自己是个能干的人,有用的人(在这以前,我一直很自卑,认为自己一无是处)。

  我的心蠢蠢欲动,不甘心永远在蓝领地带默默无闻地打发自己的青春。我看到厂里在向外招聘生产文员,鼓起勇气跑到经理面前,把我的简历和证书呈给他看,并且一再强调只要给我一个机会,我一定能胜任这份工作。结果,我如愿以偿。经理说我是个勇敢而又自信的人。 

  后来,我被提升为品质部主管,拿捏着工厂的生存命脉。闲暇时,仍是读书、看报,写些破碎的情事。

  再后来,我心中埋得很深的那粒种子发芽了。我想当记者,哪怕当不了记者,能成为一个作者也不错呀。我开始向各种杂志投稿……

  一直都非常感谢那些可敬的编辑老师,在他们的鼓励和帮助下,我的文笔越来越有文采。那些忧伤的情感文字,为我带来了许多读者朋友的心声。有很多朋友甚至向我倾诉他们的不幸遭遇。

  2000年是转折的一年,鉴于我取得了一点点成绩,我成了《打工族》的特约记者。

  为了完成杂志社的特别策划,我第一次出去采访。我的采访对象是居住在深圳南山区的张大秀。这位伟大的母亲,用自己那双粗壮的手,为她肠胃烧坏了的儿子撑起了一片蓝天。记得那天,我从中午一直等到夜晚八点多,张大秀才风尘仆仆地赶回家。回到家里,她赶紧清洗食物,切碎,然后灌入儿子腰间的肠胃瘘造管。跟我聊起这段不幸的遭遇,她自始至终都显得很平静、温和,没有一句埋怨命苦的话语,也没有一丝烦恼的痕迹。

  她孤身一人带着残疾的儿子闯深圳,卖过血,睡过公园。她的心中还充满感激,因为她的儿子能生活在她面前,还有许多热心人向他们伸出援助的手。

  这个坚强的女人震撼着我。当时,我东拼西凑开了间书店,生意却是清淡加冷淡,刚刚申请的公共电话又被罚款6000元。我的心情非常糟糕,简直就认为是苍天灭我。然而与张大秀相比,我那点“凄惨”又算得了什么。我顿时挺直了脊背,阴霾一扫而空,有一个叫“坚强”的词注入了我的骨髓。

  后来,这篇文章发表后,很多读者致电来信,向张大秀表示敬意和愿意提供帮助。我的胸中激情澎湃!我手中的这支笔终于可以为生活不幸者做点事了。欣喜之余,我努力地向前冲刺,一个又一个引人深思的故事在我的笔下流淌。

  人生的道路上,我始终铭记着:只有不断进取,才不会被淘汰。

  感谢《打工族》,为我提供了一个展现自己的舞台。

  作者地址:深圳市沙井镇觉园工业区新丰市场黄河书苑

  

  

  继续纸上,继续路上

  □吴仰赞

  一位报人曾说:当你看到我时,我和新闻在纸上;当你看不到我时,我和新闻在路上。我非常钦佩这位报人的敬业精神与执著追求。但同时也想借此语来表达我对于投稿和谋生的认真态度。

  自1996年底入粤接触《外来工》(《打工族》的前身),至1997年底在该刊上发表第一篇文章至今,已有8年了。尽管我投稿热情不低,但因写作水平不高,致使“投入”与“产出”比例严重失调。尽管如此,我仍在不停地写,不停地投。因为你——《打工族》是我打工之旅中认识最早、与我们打工人最贴心、从不把我们当外人看的一份杂志。而且《打工族》策划推出的一系列打工话题讨论激起了我不甘沉沦、想要奋起的雄心,使我在沉闷艰辛的工作之余,可以与许多不甘平庸的人进行精神上的对话和交流,可以暂时忘却尘世间的烦恼……

  曾记得我投往《外来工》的第一篇征文是《军人风采惹人爱》(“如何成功地恋爱”讨论)。谁料寄出稿件的第二天就从最新一期《外来工》上读到了征文结束的消息。这给我最直接的教训是:要投稿就必须先了解所投报刊的最新动态,否则连末班车也赶不上。为此,我不辞辛苦地走访了几家书店,比较哪家的《外来工》到书最早,然后抢在第一时间内购回研读。之后又陆续投出了《重塑自我》(“打工为了什么”讨论)与《水中月、镜中花》(“劳动法离我们有多远”讨论)等几篇拙稿,可全是泥牛入海。经过不断的总结反思,我渐渐明白:投稿不但出手要快,而且针对性要强。只有深入研究各栏目的不同特点,并联系身边的实际情况,精心选材组稿,做到有的放矢,才能提高中稿率。

  就在这时,我发现一个颇具典型意义的不良倾向——不少打工朋友一领到工资就三五成群地下饭馆进舞厅,毫无节制地挥霍自己那一点点可怜的血汗钱。更有甚者寅吃卯粮,借钱潇洒,迷醉于南方的灯红酒绿之中。过惯了艰苦朴素的生活,思念着故土亲情的我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但同时我也敏锐地意识到——这是一个难得的好题材。经过深入的调查了解后,我写成了《醉生梦死为哪般》,投给“华先生茶室”。不想“老华”竟真的让我当了一回坐上宾——风光了一回。

  虽然我偶尔也有一两篇小稿见刊,但我毕竟是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工作在最脏最苦最累而劳动报酬又最低的岗位上。因此,真正具有典型意义的好题材并不是太多,也不是那么容易发掘出来。然而,也正是这种鲜为人知的、在狭缝中挣扎求生存的炼狱般的人生阅历,刺激了我强烈的倾诉欲望。而《打工族》恰好为我们打工人提供了不少可以倾诉的栏目。所以我们一见如故。尽管打工路上坎坷多多,但在我身心俱惫之时,您总是给我安慰、给我勇气,让我明白希望还在,明天会更好,使我有苦有乐都愿意向您倾诉。不知不觉间,我已成了您多年的忠诚读者与投稿者。

  毫不隐晦地说:像我这样既无技术又无特长的人,不知还要在荆棘密布的打工路上跋涉多久。但既然选择了打工,我就会义无反顾地为精神生活的充实而继续纸上,不断地写作;为物质生活不再捉襟见肘而继续路上,披荆斩棘地打好每份工。

  我坚信,有您相伴我会生活得更有滋味,更有品味。

  作者地址:东莞市石碣镇新城区台瀛涂料化工有限公司

  

  稿件要求:2000字以内,记叙文或叙事散文,用第一人称来写,要有真情实感。 截稿日期:2003年9月底。 来稿地址:528000 广东佛山市季华路发展大厦26楼《打工族》编辑部“风雨10年路”征文收

  
 
 

佛山期刊出版总社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