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新闻背景:

  2002年4月21日,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一机电公司组织员工到医院进行健康体检,检查结果发现有24名员工乙肝表面抗原呈阳性。机电公司以避免肝炎病毒的传染扩散影响正常生秩序为由将24名工人辞退,双方因辞退的合法性、工资结算和医疗补偿等方面发生纠纷。被激怒的打工人左本章等16人为讨合理的说法把机电公司告上法庭。 

  此案因为发生的背景较为特殊,故受到了社会的广泛关注。2002年6月,《羊城晚报》、《南方都市报》等媒体分别以《百人工厂近五分一患乙肝》、《工人患乙肝全部炒掉》为题报道了这一事件。这一案件经过劳动仲裁,不服仲裁上诉法院、一审判决、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等曲折的阶段后于2003年4月15日由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左本章最终仅获得1000多元或3000多元不等的经济补偿金。但本案就对今后的司法实践和打工人如何维权方面提供了可借鉴的积极作用。

  健康体检24名工人患上乙肝

  南海这家机电公司是一家台资企业,公司的生产工有140多人,来自湖南、四川、广西等多个省份。2002年4月初,机电公司一位姓邹的外来工突发重病而送医院住院治疗。经医生诊断确定这位外来工患上了乙肝小三阳并发戊型肝炎,还伴有肝腹水肝肿大、肝功能严重损害等并发症。

  治疗数日后,因为支付不起昂贵的医疗费,邹姓外来工只好通知家人把他接回广西老家治疗。此事一传开,工厂工人有些惊慌。向来把工人健康体检当作过过场的机电公司觉得此事若处理不好会影响生产,于是,2002年4月21日,机电公司强令公司的全体员工到南海市妇幼保健院做“肝功能两对半”检查。4月26日,检查结果令机电公司管理层震惊,体检的145人中竟有24人被检测出乙肝表面抗原呈阳性,其中有3名员工已患上了急性乙型肝炎。当天,机电公司就将那3名患有肝炎的员工辞退。

  次日上午,对体检结果带有几分怀疑的机电公司带着那21名被查出患有乙肝的员工来到南海中医院进行复检。检查结果当天下午就出来了,妇幼保健医院的检查结果是准确的!体检虽然是有些反常地进行,但复查结果掌握在机电公司的手中,这21名员工并不知道他们已患有乙肝。

  4月29日上午8时,在机电公司每逢星期一进行的员工早会上,制造部曹课长当众宣布:21位员工经过初检和复检,证实患有乙肝,经公司领导决定,这21位员工不能继续留在公司工作,散会后立即到公司的三楼办公室办理离职手续。

  21位员工被这个突然宣布的结果震住了。但散会后,他们还不得不来到三楼的办公室。人到齐后,主管该公司全面工作的郭协理进来,对大家宣布:公司考虑到你们全部患病,为了不影响其他员工以及你们本人的身体健康,你们必须辞职回家治病,现在先给你们办理离职手续,当停薪留职处理,一年之内若治好了病可以随时回来上班。话音刚落,人事部的工作人员就将《离职申请书》和《人员退宿申请单》发到这21名外来工的手中。

  面对这样的处理方式,来自湖南省浏阳市永安镇的外来工左本章感到不解:公司要辞退我们,为什么还要写《离职申请书》?这又不是我们自己要求离职的。

  郭协理解释:这是公司内部的规定,每位被开除或辞退或自己申请离职的人都必须填写,而且公司只有这种统一的表格,如果不放心,就注明“停薪留职”的字样。郭协理还解释说,写离职申请仅是一个手续而已,如果不写,按公司的规定你们将拿不到4月份的工资。

  人事部的工作人员也帮腔:“不写离职申请,按公司的规定就等于是旷工,旷工3天就算是自动离职。”

  这21名员工没办法,只好按要求填写表格。左本章留了一个心眼,在离职原因一栏中特地写上因查出携带乙肝病毒而被辞退。

  离职申请到手公司“变脸”

  2002年4月29日中午,刚刚填写完两份离职申请书的21位员工就被公司勒令必须于当天晚上搬出公司宿舍,其理由是为了保护其他员工不被交叉感染。

  他们问那何时能领到4月份的工资,郭协理表示要到5月初才能发放。他们又问能不能给一些适当的补偿。郭协理很肯定地说:“绝不可能!”

  “公司辞退了我们,却没有给一分钱的劳动补偿,这说得过去吗?”感到上当受骗的员工私下商定:纷争未解决不搬出宿舍。

  次日,为21名外来工集体来到当地的劳动所投诉,要求在公司住宿直到结算完工资为止,并要求能给予一定的劳动补偿。

  劳动所派工作人员到机电公司进行调查后,认为国家法规没有所谓的“停薪留职”的规定,这21位员工填写的“停薪留职”申请书没有任何的法律效力,属无效文件,这21位员工可以重新回公司上班。

  5月8日,机电公司贴出告示,要求24名员工(包括先前被辞退的肝炎患者)回公司上班。 因为公布了病情,这21位员工重回工厂后,其他人见了都躲闪起来。自感人格和精神受到无形伤害的这21名员工再次来到当地劳动所申诉。

  但就在这21名员工等待给个说法时,机电公司采取了行动,5月11日晚以不上班为由将一位姓黄的女工逐出宿舍。把这两名员工代表赶出宿舍后,机电公司静观了几日,见没什么动静,于是一不做二不休,于5月23日,出动保安来到宿舍,把剩下19名员工的行李扔出门外。

  被集体辞退的21名员工没有办法,只好到外地投靠亲戚或者借钱回家。但包括左本章等16人不甘心自己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他们一边等着公司发放4月份的工资,一边继续到劳动所寻求支持,同时还暗中打听怎样打这场官司。

  5月25日,这些工人终于等到了发放4月份工资的日子,部分员工相约来到机电公司,但公司人事部的有关人员却说,如果想领到工资,要再写一份“切结书”,并在其中声明4月21日写有“停薪留职”的离职申请书无效。这些员工填写了切结书,但公司并没有马上把4月份的工资发放给他们。

  无可奈何下,有工人给广州的《南方都市报》和《羊城晚报》打电话投诉。媒体很快介入,事情终于有了转机,到6月15日,14位带有乙肝病毒的员工终于拿到了4月份的工资。

  尽管事情有了转机,感到合法权益受侵害的左本章等人依然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我们已染上终身难治的顽疾,再找一份工作是非常困难的。我们是受到歧视而被迫离开工厂的。公司只给我们工资,不作补偿,哪有这种道理?

  申诉请求给予补偿

  2002年6月底,左本章等人找到广东国慧律师事务所成尉冰律师,请求他代理该案。左华章等16位被辞退的乙肝患者向南海劳动争议仲裁机构提起申诉。

  今年29岁的左本章是于2001年3月到机电公司打工的,任技术员,月薪千余元。他申诉要求机电公司支付他待通知金1100元;二按工作年限发放经济补偿金2200元;三、拖欠工资的经济补偿金251元;四、额外经济补偿金17775元;五、医疗补偿6600元。5项合计共11926元。

  同年7月31日,南海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庭审理了左本章等16人的申诉。

  在合议庭上,被申诉人机电公司辨称:一、公司没有解雇员工的行为。2002年4月29日,公司对于健康检查中乙肝阳性反应的员工集中开会,希望其及早治疗,并提出离职停薪方案,让员工康复后可立刻回公司上班,员工也表达了这种要求。其后,公司得知停薪留职的做法不符合规定,于是立即通知员工上班,故公司不存在解雇员工的行为。即使当时处理的方法有不妥之处,但已立即按劳动部门的要求去整改。二、申诉方左本章等人自动离职,本公司以其连续旷工作除名处理。机电公司于2002年5月3日发出了上班的通知,次日,这些员工表示不愿意回来上班。5月8日,机电公司再次发出通知要求员工回公司上班,但无人回公司上班。这些事实表明左本章等人的行为已构成自动离职,机电公司可以依据其连续旷工的事实作除名处理。三、左本章等人自动离职,机电公司无法给予工资外的其它补偿。2002年4月30日,机电公司已准备好4月份的工资要发放给员工,但这些员工坚持要连同补偿金一并领取,所以才会延迟发放,机电公司不存在拖欠员工工资的行为。左本章等人在收到公司的通知后15天内不回公司上班,可视作自动离职,故机电公司除发放其4月份应得的工资外,无法给予其它补偿。

  劳动仲裁部门审理后认为:机电公司在对员工进行健康检查时发现左本章等人患有疾病时要求他作办理停薪留职的做法欠妥。但机电公司知道这种做法不符合有关法规后,做了改正,要求员工返回公司上班。而左本章等人认为机电公司利用威胁、强迫的手段来解除劳动关系,没有事实依据加以证实。左本章等人收到机电公司要求其回公司上班的通知后仍不愿返回公司上班,而坚持要求机电公司支付经济补偿和医疗补助,却又不能提供医院出具的表明他们需停止工作进行治疗的医学证明,其情况不符合《企业职工患病或非因工负伤医疗期规定》以及《违反和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办法》中关于医疗期、经济补偿金以及医疗补助费的规定条件。

  2002年8月27日,南海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裁决,以事实依据不足为由,驳回了左本章等16人的仲裁请求。

  为讨说法不屈不挠

  申诉被驳回,左本章等人没有气馁。他们从迈出寻求法律途径解决的第一步起,就决定不管碰到多大的困难也要把这场官司打下去。

  2002年9月17日,左本章等人向南海法院起诉机电公司,主张在劳动仲裁中被驳回的权利要求。

  同年10月18日,南海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该案。因此案发生的背景较为特殊,而且媒体也及早报道了这场纠纷,故一审引起了媒体的关注,有多家新闻单位的记者旁听了该案的审理。

  南海法院审理后认为:左本章等人进入机电公司打工时没有和公司签订劳动合同,但已形成了事实劳动关系,应受法律保护。产生纠纷提起诉讼时双方客观上解除了劳动关系,故应适用《违反和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办法》的有关规定来确定双方的法律责任。在这起劳动的纠纷案中,左本章等患病员工在机电公司提出希望患病员工离厂治病的情况下填写了“离职申请书”,应认定的劳资双方协商一致后由用人单位解除了劳动关系。依照《违反和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办法》第五条关于“经劳动合同当事人协商一致,由用人单位的解除劳动合同的,用人单位应根据劳动者在本单位工作的年限,每满一年发给相当于1个月工资的经济补偿金,最多不超过12个月,工作不满一年发给相当于1个月工资的经济补偿金”的规定,机电公司应支付相当于1个月的工资的经济补偿金给左华章。其余的员工按相对应的规定,由机电公司给予1个月到3个月的工资的补偿金。

  2002年12月29日,南海法院一审判决,被告机电公司在该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10日内支付相当于1个月或3个月工资的经济补偿金1000元或4000元不等给左华章等16人。驳回左华章等人的其它诉讼请求。

  一审判决后,原被告双方均不服,均向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左华章等人依然提出1万元到2万余元的经济补偿、医疗补偿的权利主张。被告机电公司则要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法院给予左本章等16名员工经济补偿的判决。

  2003年4月15日,佛山市中院作出了终审判决,判令将原审法院判决机电公司支付1000元补偿金给左本章改为1171元,原因是原审经济补偿金的计算有误,故予改正。维持其余判决。

  一场打了一年多的劳动合同官司就这样降下了帷幕,这样的判决结果和左本章等人的权利主张相差甚远。但本案的上诉和审理其借鉴作用远远超出于本案判决的具体结果。

  本案的代理人、广东周慧律师事务所律师成尉冰认为,法院是通过国家权力救济合法权益的最后一道防线。左本章等人在感到自己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时,他们没有采取报复、上访、游行等过激行为来争取自己的合法权益,而是坚持通过法律途径寻求解决,可以说这是打工人的一种觉醒,更是一种觉悟。其次,对于用人单位来说,出现问题之时,不应推卸责任撒手不管,更不得用粗暴手段驱逐工人,否则会因小失大。由用人单位提供生活设施的,用人单位有义务保障工人的人身财产安全。还有,本案因为发生的背景非常特殊,这场官司的发生、纷争和审理为今后的司法实践也产生了一定的借鉴作用。

  责任编辑:孙春云

  
 
 

佛山期刊出版总社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