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阅读次数:112 添加日期:2003-12-12 16:00:20
 
 

《花花公子》已经过时了?




  本报记者:康慨
  1953年12月出版的《花花公子》创刊号以玛丽莲·梦露为封面。创刊号上没有日期,因为海夫纳不知道第二期何时才能出版。
  12月4日,近代历史上最具影响力的杂志之一《花花公子》出版了50周年纪念版。
  在当晚于纽约曼哈顿举行的庆祝晚会上,一群“兔女郎”打扮的妖冶女子对着一位白头老翁齐声唱起了“Happy Birthday”。白头翁脸上一副志得意满的神气劲儿,对一班女郎左拥右抱。他略显消瘦,虽已入冬,却偏偏在西服里穿了件红色的运动衫,还故意让领口敞开,好能扮酷!
  很少有人见过他打领带的样子,这正是他和他一手创办的杂志50年来提倡的生活态度之一。
  此公名休·海夫纳(Hugh Hefner),1953年,27岁的他,拿着借来的8000美元,在自己位于芝加哥的公寓厨房里,用剪刀浆糊弄出了第一本《花花公子》,这头一期的封面女郎正是日后成为大明星的玛丽莲·梦露,结果一气卖了51000份。一夜暴富之后,海夫纳开始把《花花公子》办成定期刊物,并力图为他的色情杂志寻找文化上的理论支撑。
  他果然找到了,或者不如说是碰到了。1960年代,《花花公子》被当时的激进的文化运动推到了浪尖之上,成了性解放运动的一面大旗。在当时,选择成为《花花公子》的读者,就意味着接受了一种现代的反传统的生活方式。
  现在,他叨着大雪茄,大言不惭地对来访的法新社记者说:“文明史上有三大发明:火、轮子,以及《花花公子》。”
  还没吹完呢。他继续说:“在《花花公子》之前,没人有过性事。是我们发明了它。”
  吹牛归吹牛,《花花公子》确为1960年代的最重要的文化标志之一。海夫纳顺应社会潮流,宣称要对美国战后清教主义的回潮提出挑战。
  姑且不论是时势造英雄,还是英雄造时势,至少在商业上,海夫纳的确做得很成功。1970年代早期,《花花公子》每期的销量高达700万本,他随后在德国出版了首份海外版,从而开始了其全球扩张之路。
  海夫纳还有另外的追求,他想让《花花公子》登堂入室,让性远离“粗俗”二字。为此,他别出心裁地把色情照片与领导阅读时尚的当红作家的作品放在一起,创造了一种独具特色、颇具时尚色彩的色情文化。
  BBC日前的评论说,《花花公子》这个品牌在每个地方都被认识,但肯定不是每个地方都读这份杂志。海夫纳和《花花公子》受到一连串挑战,首先是印有更裸露照片的杂志,接着是社会对女性权益态度上的改变,而最近,互联网更是变革了整个色情行业。《花花公子》也正面临在互联网的商业冲击下继续维持其影响力的挑战。
  评论说,《花花公子》是成人读物中一个受人尊重的品牌,但被视为是过时的,只是成人杂志市场中的一个选择而已。杂志现在利润微薄,不过,海夫纳家族从付费电视、广播和互联网上找到了新的利润增长点。现在,它正努力避免被它帮助创造起来的革命所压倒。
责编:李东文
共 1 人评分 得分指数: 95 分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版式结构未经允许谢绝模仿,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反腐剧为什么这么俏..
八件事影响中国电影..
艺术何须“纯粹”
钱钟书:一位侏儒时..
卡夫卡铜像落成
对话陆天明:不把文..
余秋雨的官司与批评..
“茅盾文学奖”与“..
央视谈话类节目窥人..
《花花公子》已经过..

“老舍文艺杯”抗击..
池莉告白:有了快感..
日式情色
一位征服天才的女性..
贾平凹:五十岁想从..
雅俗共赏的高级通俗..
对弗洛伊德的再认识
舒婷忆顾城
《英雄》是在“拍御..
北京文艺台恐怖小说..

作者或标题包含
文章或内容包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