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阅读次数:88 添加日期:2003-12-12 16:00:21
 
 

央视谈话类节目窥人隐私 “刻意煽情”遭遇置疑?


  采访者:张楠本 报记者
  受访者:陈徒手 专栏作家
  
  时下,谈话类节目兴起,特别是有公众参与的一对一的访谈节目受到多数观众的喜爱。在这类节目里,访名人的当属朱军的《艺术人生》,访凡人的当属《张越访谈》,最近两人同时获第六届“金话筒奖”。不过,获奖之时,有人开始置疑近来这类访谈节目有刻意煽情,迎合窥人隐私心理的倾向。
  电视访谈节目,大多属情感类节目,时下的观众需要什么样的访谈节目?节目又该怎样把握分寸,才能使媒体为公众生活提供有意义的公共信息?虽然这不会是能得出非白即黑结论的问题,但一定是读者感兴趣的话题,所以,我们只能尽力而为去讨论,给读者提供一个关注的方向——
  张:央视三套王牌栏目《艺术人生》终于凭高收视率进入央视一套,但有人对《艺术人生》刻意煽情提出置疑。像这类情感类节目,把嘉宾和观众都说哭了,应该是成功啊!怎么反遭指责?
  陈:情感类的访谈节目是给人提供一个释放感情,而且是公众关注下释放感情的渠道。按说把嘉宾和观众都说哭了应该是挺高的境界,但对于嘉宾和观众反应的“度”的把握和方式表达特别重要,如果用专扎嘉宾“痛处”来“煽情”的方法似乎不妥。
  张:据说《艺术人生》每做一期都对嘉宾做全方位情况分析,然后在节目里出其不意地亮出来,好像有点变着法逼着嘉宾哭。比如做王刚那期放他在美国读书女儿的电话录音,给陈凯歌突然亮出一包“延安黄土”;还有做孙海英和陈坤的节目非要提到失去亲人的情节,他们似乎很为这种煽情方式得意。
  陈:这种煽情方法用好了还行,用不好就让人感觉煽出来的情比较廉价。其实,观众看名人访谈节目,最关注的还不是他们的喜怒哀乐,当然名人的喜怒哀乐肯定有很强的观赏性,但是,对名人他们更关心的是他们怎样成功的?对凡人他们更关心他们怎样面对生活的?用流泪来提升节目,或说达到节目高品质肯定是不足取的。
  张:《艺术人生》把哭做成品牌以后,据说好多名人接受访谈时,都要告诫自己,我不能笑。陈冲一开始接受访谈,后来听说是专让人哭的访谈节目就动摇了,后来还是来了,但我看那一期说话、回答问题时,好像很有戒心。
  陈:对呀!你看陈冲和刘若英那两期,哪儿是做节目,访谈节目的魅力全没了,成了嘉宾和主持人“斗智斗勇”了———你想让我哭,我偏不哭,我不哭节目就算做成了。结果,原先那种敞开心扉的感觉全没了。
  张:张越是自己经过很长时间的反省,在和平凡老百姓的访谈中能相对平和、平等相待。但是,因为是普通人,节目追求平和的表达,从节目的观赏性就会弱很多。因此,这不刻意煽情的主持方式也很有问题。尽管主持人一再强调安安静静地做节目,安安静静地和人交谈,但收视率是每个传媒人不能不考虑的事。
  陈:即使是情感类的节目,主持人的主持也有一些很技术化的成分,靠很多技术化的做法煽动现场气氛,调动嘉宾的谈话热情,把握节目节奏,这里涉及到以嘴取胜还是以心待人,要是总以激动感动的心去主持节目,似乎又不够专业化;要是完全技术化,又给观众一种热情以外的冷漠。
  张:那你觉得问题在哪儿?
  陈:我觉得《艺术人生》以“情”为栏目的品牌魅力定位很准。他们栏目的口号就是“用艺术点亮生命,用情感温暖人心”,而且主持人朱军以他平实、质朴、真诚的主持风格成就了这档栏目的风格,一度很受欢迎。观众爱看,嘉宾爱上。为什么到现在观众置疑他们的风格,嘉宾上这种节目也有了更多的顾虑?我觉得一是“煽情”的度没把握好;二是“煽情”成为一种带有太强的技术手段而使节目形成了另一种模式的倾向。
  张:这也是访谈类节目面临着调整把握度的时刻。记得《朋友》那档节目,当时确立的栏目风格,就是讲名人朋友间的友情,结果到最后也是“度”没把握好,成了一档名人自娱自乐互相吹捧的节目,直至遭致大多数观众的反感。
  陈:这次金话筒评选之后,我就在媒体上看到有记者写:“如果用流泪的方式来完成节目,在迅速‘辉煌’之后,可能会更迅速地走向没落。”这虽然有点耸人听闻,但我觉得《艺术人生》似乎到了《朋友》做到最后的临界点。
  张:我有时老是想,节目的策划固然重要,尤其是央视这种做节目不计成本的做法,是任何电视台都不敢比的。几十分钟的节目背后,有一个那么庞大的策划团队,有策划节目编排样式的,有从艺术角度策划,有的从社会角度策划……据说一个节目策划就有好几套人马。这样策划固然万无一失,但是,由此是不是也限制了主持人个人魅力的发挥?
  陈:有可能,有的节目需要非常周密的策划,有的节目,特别是比较轻松的娱乐类节目,有时就靠一个魅力十足,极具专业水准的主持人撑下来,而且撑得很好,港台和国外有很多档这类名牌节目。我感觉无论什么样的节目,“创新”是很重要的,因为再好的节目形式用久了观众就会厌烦,所以,要保持收视率就要保持新鲜感。
  来源:《工人日报》
责编:李东文
共 0 人评分 得分指数: 0 分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版式结构未经允许谢绝模仿,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反腐剧为什么这么俏..
八件事影响中国电影..
艺术何须“纯粹”
钱钟书:一位侏儒时..
卡夫卡铜像落成
对话陆天明:不把文..
余秋雨的官司与批评..
“茅盾文学奖”与“..
央视谈话类节目窥人..
《花花公子》已经过..

“老舍文艺杯”抗击..
池莉告白:有了快感..
日式情色
一位征服天才的女性..
贾平凹:五十岁想从..
雅俗共赏的高级通俗..
对弗洛伊德的再认识
舒婷忆顾城
《英雄》是在“拍御..
北京文艺台恐怖小说..

作者或标题包含
文章或内容包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