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阅读次数:105 添加日期:2003-12-14 15:19:35
 
 

爱情是个玩不下去的游戏(下)


小喜饼

  这一天的中午,林姝和琼姐仍然没有回去,吃完饭后,林姝在看报纸,琼姐则趴在办公桌上睡觉。大约一点钟时,郭总监突然走了进来,朝林姝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在林姝正眼睁睁地看他想干什么时,他忽而快步朝外面走去。林姝好奇地朝窗外望,发现他快步地进入公司正对面的一家快餐厅,面朝着公司坐下了。林姝搬来椅子,坐在窗边,双手放在窗栏上,盯着他。
  只见服务员给他端来一盘肉、一盘菜、一碗饭,两分钟不到,他的饭就光了,只见服务员一直给他端上了四碗,他吃饱了,就喝茶,跟服务员聊起天来了,不知道他说了什么,逗得那服务员捂着嘴一个劲地笑。
  他回到公司时,林姝和琼姐你一嘴我一嘴地说到:“郭总监,你肚子里面有什么,我们全知道了!”“郭总监,温饱思淫欲,吃饱饭就调戏人家小姑娘吧!”
  郭总监并没有理会这些问话,他拍拍肚子坐了下来,慢条斯理地开始说:“我一进门就跟服务员说:不好意思,多来点饭。那服务员上上下下,下下上上地扫了我一眼之后,同情地说:没关系的,饭是免费的,我给你多打点啊!看我服务员就更同情地问我:哪个工地的?干了一早上挺累的吧!我说:是啊,扛了一早上水泥袋,肩都酸了。服务员又说:成家了没有啊?我说:哪有钱娶媳妇啊!服务员一脸惊讶地瞅着我说:这么大年纪还没有成家啊?我说:是啊,你给我介绍介绍!她竟然爽快答应了。”
  他一边说,林姝一边上气不接下气地笑,等他说完,琼姐打了林姝一下,说:“郭总监又在调剂我们的神经了,你不会信以为真吧?”
  林姝说:“什么?骗人的?”郭总监这才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什么嘛,骗人的!林姝张开了嘴巴,不相信真得被骗了。
  郭总监一直笑着,点开了一支烟,开始接着说:“我大学的时候,是学生会主席,当时学校要举行马拉松比赛,教务长找我说:你是学生会主席,运动能力应该很强,你也参加吧!我从来没有参加过马拉松,但想到自己的跑得还是挺快的,就爽快地说:行,没问题!比赛那天,我穿上运动服,穿上运动鞋,头上缠着吸汗带,手上带着护腕,全身武装,号声一响,我就拨足狂跑了起来,拉拉队都呼叫了起来:哗,好快啊!我拼命地跑啊跑啊,把其他人远远地甩开了。可能有个一千米吧,我顿时像被刺破的汽球一样,蔫了!一步也跑不动了。我站着休息一会儿,可是不行啊,当时太冬天,我穿得少,一停下来,觉得冷风刮在脸上生疼生疼地。这不能停下来啊,一停下来人肯定得病倒。无奈,我只好往回慢慢地跑。好一会儿,才见比赛其他队员慢慢地迎面跑来了,都笑眯眯地看着我,救护车还问我上不上去,我想,上去多没有面子啊!于是我就咬着牙根跑回去了。当我奄奄一息地回到跑道的开头时,举着彩旗和气球的拉拉队、全校的老师、学生都向我欢呼着涌了过来,教务长一把握住我的手,说:好样的,我就知道你会得第一的。班里的同学赶紧拿着大衣披在我的身上,把我扶在椅子上坐下,拿来了饮料、蛋糕,我喝了一口水后,抓起蛋糕就吃,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后来,教务长知道了之后,我还在吃着蛋糕呢,教务长指着我只说了一句话:‘没收蛋糕,把这家伙架出去!’。”
  “我这个人溺过二次水,第一次在学校的游泳池里,我宿舍的人跟我说游泳很简单,划两下手就可以我,我就信他了,我穿着黑衣的泳裤,架着防水镜,戴着游泳帽,全身武装,跟着我的同学跳入游泳池,结果,好嘛,我一到水咕咕哝哝地喝了好几口水,挣扎了几下,就屁股朝天地往下沉,我同学一见,赶紧用手一把抓住我的游泳裤,把我拽回了岸上,当时游泳池边,都是同学,男男女女,都看见了,都说我这游泳裤的质量真好。第二次,是我的老师,他想去水库游泳,就抓去陪他,我说不行,我不会游泳,他说没关系,带一个大皮球,你抱着皮球就浮起来了。我一听觉得好玩就跟着去了,当时水库里只我们两个人,我老师一跳入水就像鱼一样游了起来,我抱着皮球小小翼地走下水,果然浮了起来,就放开了胆往深的地方去,结果,好嘛,一到深水处,我的手一不小心松开,皮球一下飘走了,我一急,伸要去抓它,结果人却往下沉咕咕哝哝,咕咕哝哝,我又一连喝了好多水,幸亏我老师发现了把我带到岸上。我被水灌得头晕眼花地,我老师赶紧拍我的背部,我吐了一些水,那时候,要是让学校知道,老师单独带学生出来游泳还出了事,性质是很严重的。我那老师一个劲地问我不要紧吧,我觉得有点头晕,肚子涨得很,倒也没有大碍,便说不要紧。老师赶紧扶我回去,到了宿舍,老师嘱咐我让我千万不要跟人说,我点了点头,他又说,上我家去喝杯茶,好不好的。我说:不用了,我不想喝水了”
  
  他一边说,琼姐和林姝不时地爆发出笑声。林姝真爱这种时候,爱这种郭总监一本正经地逗林姝们笑的時候,这样灰谐、豁达、无拘无束、忘我。林姝靠在椅子上,听着他说,看着他的脸,笑着他的幽默,构想着他话中的世界,真希望能天天都有这个时刻。
  林姝从未想过在这个男人的眼中自己是一个年轻诱人的姑娘,只是感觉到如同一个慈祥幽默的郭总监在逗他宠爱的学生,林姝只想去抓住他的蓬乱的头发,扯他那开满了小花的衫衣,让他骂小淘气。当林姝定定地盯着他这样想的时候,他意味深长地看着林姝笑了,林姝以为,这一刻,她和郭总监已经找到了默契。
  
  早上起床,打开窗才发现下了多天的小雨停了,出了太阳,上班的一跑上,林姝慢吞吞地走,欣赏着树上每一粒被阳光照得闪闪发光的水珠。心想,郭总监如果看到这样的情景,会作什么样的画呢?
  到了公司,琼姐一脸高兴地对林姝说:“小林,今天中午刘老板请郭总监和林姝吃蛇火锅,一起去吧!”快下班了,琼姐突然跑来找林姝,一脸不高兴地说:“郭总监发火了,不去吃火锅了!都怪刘老板啦,请人家吃饭,到这个时候才打电话过来,把郭总监搞得生气了!”林姝说:“不会吧,郭总监这么小气啊!”琼姐说:“他这个人就是这样,跟小孩子似的,说生气就生气,要不然,你去劝劝他,好吧!”
  林姝喜欢这个差使,于是,林姝走到了郭总监旁边,他正在看报纸,林姝在他旁边坐下,用手扯他的衣服,小小声地说:“郭总监,我要吃蛇!”他继续看报纸,仿佛听不见林姝说话。林姝就大声说:“郭总监啊,我要吃蛇!”他忽地站了起来,抓住林姝的胳膊把林姝推出了办公室,还关上了门。林姝就在前台那里打他的电话,他一接起,林姝就嗲嗲地说:“郭总监,人家要吃蛇!”他一听,咚就挂了林姝的电话。林姝冲进办公室,叉着腰,正打算怒冲冲地叫到我要吃蛇,谁知他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一段麻绳,一见林姝进来就扔在桌子上,说:“拿去,吃吧!”逗得林姝花枝乱颤地笑了起来。
  最终他还是带着林姝去吃蛇火锅,走时,林姝发现,琼姐一副不情愿地叫上了罗明明,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刘老板长得就像一个大大的冬瓜,出手非常大方,竟然叫了昂贵的三蛇煲老母鸡,对郭总监的态度是必恭必敬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郭总监仍一本正经地说了他的初恋,说有一个女孩子写纸条给他,吓得他两天脸一直通红,兴奋得什么都干不了,那女孩约他去看电影,他一直盯着电影,看也不敢看她,后来因为他一直是不敢采取行动,女孩就跟了别人。如今终于开了窍,却错失了一段好姻缘。
  林姝说:“郭总监,不要灰心啊,所谓十步之内必有芳草,你旁边不就坐着一位吗?”坐在郭总监旁边的罗明明脸色突然变了,朝林姝瞪了林姝一眼。那样子,就如被人看穿了心事,恼羞成怒。
  郭总监说:“我说,小林啊,你怎么总是和我抬扛啊?”林姝朝他做了个鬼脸。刘老板色眯眯盯了罗明明好一会儿,说:“小罗啊,你长得很有古典美啊!”罗明明这才高兴地笑了。
  火锅吃完了之后,林姝们就坐着说说笑笑地聊着天,林姝不小心看见,坐在林姝旁边的刘老板的手,正在坐在他另一边的罗明明的大腿上,上上下下地抚摸着,林姝吃惊地看见这一幕,而罗明明的脸带着微笑,认真地听郭总监说他的笑话。厌恶,翻天覆地地涌上了林姝的胃,让林姝几乎呕吐,琼姐说得没有错,罗明明是个妓女,她混入公司当中,专做一些有点头面的人的生意。林姝觉得好丢脸,竟然跟一个妓女在一起吃饭,还在一个公司里工作。
  
  三八妇女节的当天早上,李总发话,让公司员工晚上庆祝一番。罗明明说:“我以前是搞活动策划的,今天就免费给你们策划一个活动吧!这样,我们先去吃饭,再去洗脚,后是唱卡拉OK唱通宵,好不好?”林姝说:“尽是这些没意思,我觉得应该让公司所有的男人合本请我们女的吃饭,给我们献花,还要跳舞给我们看,叫郭总监和黄伯、彭经理,脱了衣服,在身上涂上金粉,像健美比赛那样摆造型给我们看。”郭总监插话说:“对,在我们的身上接上遥控器,让我们跳得快点就跳得快点,想让我们跳得慢点就跳得慢点,是不是,小林!”笑得几乎直不起腰来的琼姐说:“好啊,这主意好啊,就这么定了!”
  可能是因为这个计划太吓人了,公司的有些男士一下班就赶紧逃了,女的也逃了一些。最后到饭桌前也就七八人。管他呢,对林姝来说,只要有郭总监在,就够了。
  这顿饭几乎都是不停不停地喝酒,和听着郭总监的说话而不停不停地笑着。
  郭总监的手机不知道谁不识相地拨打了三次,每次接起电话,郭总监不问对方是谁,就直接说到:“我正和公司所有靓女吃饭,我哪也不去了,我今天要给她们洗工作服,唱歌给她们听,跳舞给她们看!忙得很!”
  等所有的酒都喝光了后,菜也吃得七七八八后,帐也结了后,当所有人站起来要走时,郭总监突然间说:“靓女们先别忙,坐好了,看着!”说完,他变法术般伸手从衣服里掏出一朵百合花,必恭必敬地站了起来,双手举着花,递给了公司的前台小叶,小叶高兴地叫了起来。在大家又惊又好笑地看着他时,他忽地又从衣服里又掏出了一支花,依然是必恭必敬地举着,递给了罗明明。郭总监一连掏了五支百合花,在场的女的每人一朵,他把最后一朵给了林姝,林姝接过一看,才发现竟然是一朵鲜花,天知道他哪里弄来的,竟然在衣服里面捂了那么久,谁也没有发觉。“郭总监,这朵花,我还能闻到你的身上的余香”林姝把花放在鼻子下闻了一上,笑吟吟地说完,又补了一句:“是狐香!”话音未落,全桌人就笑得炸开了,郭总监无可奈何地摇着头,指着林姝说:“小林啊,你就破坏这份浪漫的情调吧,你就专门与我对着干吧!”林姝嘻皮笑脸把花插到头发上,抽起一块餐巾纸,往前一甩,娇声娇气地说:”郭总监,你看我现在像不像你经常光临的那个怡春院的门口那个女的?哟,大爷,你好久不来了,想死人家了!”郭总监又是忍俊不禁地“扑赫”一声地笑了起来,笑得用手扶着桌子以支撑身体,在哄笑声中,唯有罗明明板着脸,冷冷地笑了一笑,林姝刚好看见了,心里闪过一丝不解,也有了一份厌恶,觉得她像是这个快乐夜晚的一个嗡嗡作响的大苍蝇,专门来惹人不快的。
  离开了饭店,林姝们来到了个叫金嗓子的歌厅的一个包房里,昏黄而摇曳的灯光下,罗明明抢先点了几首《走进新时代》、《常回家看看》之类听到耳朵起茧的歌,在她扯着嗓子没完没了的唱着时,林姝和小叶围在郭总监的左右,要郭总监用花蘸着红酒喝,他不肯喝,林姝就自己喝,反正红酒林姝最喜欢喝。
  几杯下肚了,红晕泛上了林姝的脸,郭总监那张快乐的脸在林姝眼前晃动起来,林姝抓住郭总监的手说:“郭总监啊,书上说,二十岁男人的心是虚掩的门,一推门就开了;三十岁男人的心是铁栅门,有钥匙的人才可以进去,但柔情的水可以渗透;四十岁男人的心是一个保险柜,只有知道密码的人和了不起的神偷才能打开;你的心是什么啊?郭总监。”郭总监笑眯眯地一直看着林姝,正准备回答林姝时,琼姐一阵风地冲了进来,抓起林姝的手就向外拖到了外面,原来她是让林姝陪她到舞池去蹦的,林姝不喜欢,也陪着她跳了一会儿,正当林姝准备回到包房去时,忽然看见了郭总监和罗明明坐在舞池旁的咖啡桌边,头靠着头,不知道在说着什么,这种动作,很明显,是不希望有人过来打扰。
  林姝又跳了一会儿舞,希望他们能快点谈完,但他俩却似乎准备没完没了地谈下去了。林姝觉得无趣,就回包房了,留下琼姐一个人在舞池瞎转。
  恍惚在林姝离开包房的那十几分钟里,林姝那美好的世界就变了。林姝等待着,等待着郭总监回来廷续以前的那种美好。
  约有一个小时,他俩才进来,郭总监看起来一脸春色得意,他一进来拿起酒就喝了一杯,大声说:“小林,我要跳舞给你看了!”说完,他就在桌子边跳起了天鹅舞,先踮起脚,横向挪动着脚,双手作翅膀状拍着,久不久还做一下空下拍踢腿。在歇斯底里的笑声中,郭总监点了一个新疆民歌《阿拉木汗》,跳了一段新疆舞。
  跳完了后,他气喘吁吁地大声说:“小林,你完蛋了,我已经很喜欢你了,看你怎么跟你的男朋友交待!”尽管林姝知道这句话是开玩笑,可还是禁不住脸红了,他却不依不侥地坐在林姝的旁边,拿起了一粒花生仁,让林姝张开嘴,要喂林姝吃,林姝自然不肯,他就说:“看看,你还是小姑娘,不行吧!”他把花生仁递给了罗明明,罗明明一张口就吃了。
  郭总监又大声地到:“一般人看女人,眼中就只有乳房和大腿,就是色情,艺术家看女人,看到的是内在的东西。其实色情不色情,就在于女人的又腿张开不张开。”公司的设计部的陈工听了这句话,朝郭总监举起了拇指,说:“精辟,精辟!”面对这么露骨的话,林姝和小叶尴尬、无措地面面相视。郭总监笑了,说:“怎么,我说你俩个不行吧,还是小姑娘吧!”
  罗明明扯起嗓子,唱起了《山路十八弯》,嗓门之大,震得包房里所有的物件都在震动。
  郭总监抓着林姝的手,在林姝耳边轻轻地说:“小林啊,我的年纪是你的老大哥了,可是我很喜欢你,你很聪明,很幽默,很漂亮,我真高兴能认识到你,所以我特别羡慕你的男朋友,真的!”林姝呆呆地听着,想着这些似乎语重心长,又似乎不怀好意,似乎挑逗,又似乎拒绝的话,摸不透他到底想说什么,只好装着一副醉熏熏的口气,说:“哈,郭总监,你喝多了,说出心里话了!来,再来一杯!”
  就这样,林姝一杯,他一杯,一下子就把一扎红酒喝光了。
  夜了,歌厅打烊了,要回去了,林姝摇摇悠悠地在街上走着,打算拦出租车,一辆摩托车在林姝前面停下,车上坐着两个十七八岁的臭小子,张嘴对林姝说:“靓妹,咱们去开房吧!”走在林姝前面的郭总监回过头来,带着他结实高大的躯体,走了过来,摇摇晃晃地搂住林姝的肩膀,对那两个人,说:“什么意思?想干什么?”两个臭小子一看这阵势,赶紧发动摩托车,呼地一声消失了。
  郭总监搂着林姝的肩膀走了一段后,拦了一辆的士,说:“回家去吧,小林!”林姝上车时,他朝林姝挥手,说:“再见了,小林!”林姝从车后窗里看着他,回味这着给这个让林姝觉得怪异万分的告别,他站了一会儿,就转身走了。
  如果林姝能多看一会儿,就会看见,郭总监搂着罗明明的腰,一起上了一辆的士,朝一个不是回家的方向,开进了茫茫的夜色中。
  
  周未过后的星期一,早上开会,罗明明坐在林姝旁边,半梦半醒状,一直在打瞌睡。郭总监则一直不见人影。开完会后,林姝看见了罗明明正在玩弄一款新手机,得意洋洋地对林姝说:“小林,你看这手机好看吧!三千多呢!”林姝没有理她。
  琼姐中午请林姝吃饭,在一家排挡的包房里,琼姐一边给林姝夹菜一边说:“小林,知道吗,郭总监要帮罗明明画人体画!”
  顿时,郭总监的画上的花、女人中流露的暖味和妖冶,又涌入了林姝的脑中,林姝说:“不止画画那么简单吧!”琼姐不屑地说:“对啊,罗明明那种卖肉的鸡婆,不赚一笔才怪!看到那手机了吗,就是人家买给人家的!男人啊,都是爱吃腥的猫!”
  吃完饭后,林姝和琼姐一起走回公司,春雨过后的天,刮起了阴冷的风,朝着灰濛濛中公司的方向,两个懒洋洋地走着,琼姐好几次欲言又止,林姝一直回避着,怕现实真如她所想。
  
  然而残酷事实却在随后的两天急速地朝林姝扑了过来。
  先是罗明明和郭总监早上一起来上班,却笨拙地解释说在路上相遇,不打自招。
  有人上洗手间,看见,郭总监掀开罗明明的裙子,用手抚摸罗明明的大腿。
  林姝才知道郭总监去年刚刚结婚了,孩子都一岁,他老婆开服装店,长得很漂亮。
  罗明明在三八节的那天晚上,就已经和郭总监定下了买卖肉体的口头协议。第二天有人请琼姐和郭总监吃饭,郭总监把罗明明带去了,吃完饭就在酒店开了房。
  罗明明的策划方案被总公司扔了回来,要求李总炒了她,但郭总监不同意,鉴于郭总监在公司的地位,李总也只好依了他。
  这一切都是琼姐告诉林姝的。琼姐不以为然地说:“小林,你千万不要告诉人啊,郭总监的老婆很凶的,要是闹到公司来就很难看了。唉,怎么他就会看上这个鸡婆的,才一个星期,这个罗明明到公司才一个星期,就上了他的床了。以前公司的办公室主任阿娟就跟他有一腿,后来不知为什么给郭总监炒了,那个可比这个好多了,人家可不是卖的。真是的,郭总监真是个色鬼!”
  知道这些情况的第二天的早上,郭总监给林姝倒了一杯茶,硬让林姝喝了。
  郭总监看着林姝喝完,一言不发端起茶杯就离开了,他走后,琼姐鬼鬼祟祟把林姝叫到阳台上,小声说:“小林,我听说罗明明不做文案策划了,但李总也不炒她了,她要当李总的秘书,你可能要另作安排了。真是想不到,郭总监竟会为了她干这种事,昨天他在李总的办公室说了一个晚上了。我的意思你明白了吧!你也不要太怪郭总监了,也只有你这个位置可以调整了。也有可能是罗明明用肉体关系在威胁他。”
  林姝二话不说就辞了职,走的时候,一声再见都没有说,因为林姝明白了,在三八节的晚上,郭总监已经和她作过告别了。
  
  在郭总监的眼睛里,林姝的所有言语,所有一举一动,只是一具女人的肉体而已。他逗林姝笑,陪林姝聊天,只不过是想找机会掀开这个漂亮女人的裙子。这个男人迎其所好,撒出浑身解数,急欲想掀开这个青春漂亮女人的裙子,在几乎失去耐心的时候,却等来另一具急切朝他扑来的肉体,尽管不那么好味道,但有好过没有。爱情?是这个男人没有耐心玩的游戏。
  在林殊的眼睛,原来的郭总监是摇曳的花,流淌的小溪,是清风拂脸,是无拘无束的笑声。当然,这一切都不复存在了,郭总监这个称呼只能引起无穷无尽的恶心了。爱情?是一个被用最恶毒最丑陋手段毁灭了的梦。
  爱情?浪漫?是这个男人玩不下去的游戏!
共 1 人评分 得分指数: 50 分
作者相关文章[共 1 篇]
爱情是个玩不下去的游戏(上)


发表评论
 


 
  本栏目文章均摘自网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守护天使
不爱我杀了我
长途巴士上的触摸
爱情是个玩不下去的..
无忧年代
别碰旧情人
别了,我的网上爱情
爱情是个玩不下去的..
永远透明的海蜇
菩萨蛮

你要不要处女(上)
强奸的体验
一个离异少妇的情感..
妓男(上)
你要不要处女(下)
失重下交欢(上)
男女关系的33个精彩..
深夜里的淑女
男人的性心理
寡妇(上)

情欲风波
动物哲理对话
我的爱赤裸裸,我的..
万水千山情难逃
私奔那晚特别冷
融化的ICE CREAM
如果城市沉沦
爱意悄伴
虞美人
拉斯维加斯的黄昏

作者或标题包含
文章或内容包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