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阅读次数:22092 添加日期:2002-08-31 14:56:02
 
 

你要不要处女(上)


傻傻的歌谣

  玟在那个潮湿的早上决定把自己的处女贞操出卖了。那天的雨将落未落,空气里的水分子异常浓密,许多看不见的霉菌和看得见的植物都借此机会疯狂滋长。玟觉得霉菌肯定像化学书上的结晶体一样在墙壁纷纷盛开,而那些植物们则阴险而不动声色地拔高身体。玟觉得自己的思想也在这润泽而温暖的环境中贪婪地汲取着营养,就在这一瞬间发了芽,结了果。
  玟在这一瞬间觉得很亢奋,身体控制不住地发抖,脸火辣辣地痛。玟从床上跳起来,已经没有办法再睡了。玟觉得渴,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可怎么也拿不稳开水瓶。一大半水倒偏了,顺着桌子淌到了脚上,但她不觉得很疼。玟端起杯子颤巍巍地泼了一点水到嘴里,又猛地一口吐了出来,伸长了舌头在空中"兹溜兹溜"地吸了几口凉气。
  这一烫让她有点清醒,但浑身的颤栗并未停止而且依然很热。她在床上,椅子上,地上往往返返地走了几回,跑到卫生间上了一次厕所,发现下身已经湿了。
  这令她极其羞愧,脸愈发火红,忙跑到洗手间漱了口,洗了个冷水脸。强把自己按在椅子上,找出一块洁白的餐巾纸,开始叠纸鹤。
  她的想法是很有来由的。同住的三个挚友,只有她是处女。今天星期天,那三个昨天晚上各有活动,都没回来。
  玟首先想的是A.A和她同年级,初中的时候和她同班。那时候,A和班上一个男生谈朋友,每天甜甜蜜蜜的,几乎每隔两天都会收到一封情书。A有时候会拿出来,给玟读几段,让她分享一下她的幸福,这使玟很嫉妒。
  玟还记得,A和男友有一次闹别扭,男友赌气从教学楼三楼跳下来,摔伤了脚,这件事当时在学校很轰动。玟陪着泪人似的A去男友家探望,玟知趣,很早就抽空走了,A留在那里深夜才归。第二天,A对玟说,要嫁给他,要爱他一辈子。玟记得A当时的表情--凝目远望,嘴角微翘,幸福而果敢,仿佛经历了很多事。玟想,A从那一夜开始,就不是处女了。
  A失身后的三个月和男友分了手。"我觉得我们还不够成熟",A的男友扔下这句话,就甩了A,比扔衣服还容易。不久,A的男友在外面找了个更为风骚的女子。
  A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用刀片在手腕脉搏处划了三刀。等被人发现的时候,血已经流到了门外。
  A在病床上虫蛹一样呆了三个月。忽然间大彻大悟,化蝶而出。一双眼睛变得秋波流转,含情脉脉,倾倒众生。
  玟不知道A交了几个男朋友,A快乐着。只是在每回洗手的时候,不经意便露出腕上竹梯一般的伤痕。这景象令玟昏眩。
  玟接着想B.B是一个很简单的女孩子。流行用卫生棉条的时候,她也买来用,大家又说少女用卫生棉条不好,她就跟着换。流行涂紫色嘴唇,黑色指甲油的时候,她也在学校悄悄涂,后来时装杂志上说这种扮相已经落伍,她就改为少女妆。每逢有歌星在体育馆开演唱会,她都会通宵排队买票,到现场歇斯底里地尖叫。B收到第一封情书的时候,同样既甜蜜又惶恐,后来B也开始每晚精心化妆,到那些黑暗的角落里和男友幽会。
  B看到大街上到处都有情侣亲吻,也就允许男友和她亲热。当男友鼓励B为爱献身的时候,她就献了,虽然她爱不爱他,自己还不是很清楚。当男友说:"你太优秀了,让我觉得我们两个在一起不太适合。",B就跟电影中的女主角一样,给了男友一个响亮的耳光。
  B很伤心,在寝室里哭了很久。B觉得应该绝食,就停餐三天,以示悼念。后来B听了C的劝说,觉得为了这样的男人不值得,就到大街上去找了一个更好的。
  对玟而言,B的生活就像流水,总有它自己该去的地方。玟在想,B的贞操是什么时候失去的?是B在男友家中看了一场三级片之后?大概从那时候开始,B就不是处女了。
  C让玟觉得很没意思。
  C都不记得自己的处女膜是几时破掉的,也不记得那个男人的名字。C只记得是在迪厅疯狂了一晚之后。C记得震得双腿发麻的地板,和吵得自己像个聋子的音乐。C记得那一晚的啤酒又清爽又解渴,C记得那一晚从丹田到咽喉有一股火焰燃遍全身,所以C光着身子一点也不冷。C记得那个男人的脸孔扭曲变形让她觉得很可笑,但C不记得他的名字。
  不过C记得当时她很疼。
  C醒来的时候,那些人都散了。C很累,就回家洗澡,C当时极想找个人聊天,可又不知说些什么好。C就一个人坐着。后来,C就把那个人的名字彻底地抹掉了。
  "很重要吗?"C说。
  C眯着眼点起一根"摩耳"烟,卧室里顿时烟幕弥漫,什么也看不清了。
  玟不会那么傻。玟不会随随便便地把贞操交给某个男孩,玟不信任任何人。
  玟不会深夜寂寞无助地在街头淋雨,也不会在一个悲痛欲绝的下午关上门窗,打开房间里的煤气。玟也不会傻子一样抱个枕头在床上泪流满面,或者疯子一样叼着香烟,拿把菜刀在房间里乱转,玟甚至不会痛痛快快地洗个澡,然后站在阳台上狠狠地向下吐唾沫,"呸,算什么?"。
  玟会坐在客厅柔软的大沙发上,舒适地向后靠着,脚下还会放一把垫脚的椅子。玟会把门窗都打开,让懒洋洋的阳光洒在身上。玟微微睁开眼,睥睨着眼前的那个男人。
  "可以吗?"那个男人说。
  玟打了个响指,做了个OK的手势。拉开身体下面的拉链,拿出那个东西给他。他点头接过了,也交换给她一个有魔力的小盒子。转过头,迅速从她的生命中消失不见。
  玟想贞操终归是要失去的,在它失去之前,她要做一回它的主宰。
  玟的纸鹤叠成了。它伏在梳妆台上,扬起脖颈,跃跃欲飞,只是翅膀很柔弱。所以玟让它暂时趴在那里,轻轻地随风叹息。
  叠这种纸鹤很简单,用餐巾纸去叠又很难。玟喜欢用餐巾纸,玟认为餐巾纸上的白色纤维犹如鹤身上绒毛,娇贵、柔软又温暖。
  只有玟一个人能用餐巾纸去叠,这需要耐心和技巧。玟每次只叠一个。
  它高傲自得地停在那里,简直就是一件栩栩如生的精美艺术品。它很容易被损坏。
  玟摸了摸面颊,脸上的红潮已经褪去。玟围着卧室转了一圈,随手在A的床上拿了一本时装杂志,在镜子前停了下来。镜子中的自己好似动画片中长不大的美少女,一脸清纯稚气。
  玟翻开杂志,发觉自己的眼光变得很异样,玟第一次看清了杂志背后的内容。玟知道了杂志上的那些模特都不是完璧。她们的贞操早就拿去换取了她们想要的东西。
  玟想到以前在学校里,那帮女生们总是喜欢互相恶毒地骂对方"不要脸的小婊子"。如今她们纤腰一摆,只是轻蔑地嘲笑对方是"没人要的老处女"。
  玟明白了,玟有一种非常搞笑的感觉。
  原来如此啊,原来如此。
  玟产生了一个羞怯的念头,处女膜到底是什么样子。是像一张薄纸?一片金箔还是一块白玉?玟想到这里,真有点无地自容,脸又开始发烫。玟犹犹豫豫了片刻,带着一面小圆镜子鬼鬼祟祟地钻进了洗手间。
  玟喘着气,细心脱掉了衣服。慢慢地用镜子把身体的从上到下都仔细地照了照。玟的体形保持得很好,玟简直爱上了自己,对身体的每个部位都感到满意。但玟并没有试图看一下处女膜,玟只是对自己说,那是不可能看到的,便洗了个澡出来,有点厌恶地把小镜子扔到了垃圾袋里。
  第二天,玟睡了一觉起来,一切都大不一样了,整个世界在玟的眼中剥去了一层外衣。
  别看那街上来来往往擦肩而过的行人们,衣装亮丽,神情肃穆。晚上他们脱光了衣服,却是另一番场景。
  玟上了17路车,开车的是个脾气暴躁的女司机。玟走过她身边,心想,不知道她晚上和老公做爱的时候,会不会变得很温柔?
  玟孤独地挤在公共汽车厢中间,两臂交叉放在胸前,觉得身旁男人们的眼睛全都不正经。
  他们透过窗口,欣赏着马路上的巨大海报,盯着海报上女明星们凸出的胸部,脑袋里充满着下流的幻想。在玟看来,男人并不见得更爱有处女膜的女子,他们更喜欢风情万种的类型。
  以玟的眼光,那些女明星都很平常。无非是戴上了假睫毛,涂了很厚的粉底,化了很浓的妆,照了一张很艺术的照片。当然她们的身材都还可以,可玟也不差。虽然玟看起来没有她们性感,这只是因为玟没有高档的乳罩或者魔术内衣。
  哼,没什么了不起的。
  公共汽车在前面街角左转弯,玟迅速把目光转移到路口的服装专卖店。那里面有件红色紧身风衣,玟去试过,那种合身的剪裁和飘逸的质感让玟很心动。
  橱窗里的风衣很快从玟的视线中一闪而过。玟叹了一口气。那要五百多块呢。
  服装店过去了是一家婚纱店,依稀可以看见两对忙忙碌碌试婚纱的男女。玟猜想那两个女孩是不是有处女膜?是结婚前有处女膜的女孩多,还是结婚前没有处女膜的女孩多?不过,那两个女孩有没有处女膜都会结婚的。这个问题也就没什么意义。她们的婚姻生活幸不幸福、美不美满,只会跟性生活有关系,而跟处女膜没有关系。
  玟觉得少女的贞操实在是太脆弱,太容易失去了,这让她感到极为恐惧。
  比方说,处女膜很可能会在奔跑、摔交、劈叉、踢球时候,无缘无故的破裂。比方说,在夜晚的树林里很可能被人强奸。比方说,和男孩子在一起喝酒的时候,杯中可能会下了安眠药。比方说,轻信了某个男生的花言巧语,结果被他趁虚而入。
  又比方说,被某个有权势的人看中。这个人可能是掌管她学业的老师,掌管她安全的不良民警,掌管她事业前途的老板,掌管她生活的亲人……他们都可以把它从自己手中强行夺走。
  即使度过了这些难关又怎么样呢?玟还是要谈恋爱、结婚、生孩子。它是她生存的障碍。她不得不在某个夜晚把它交出来,那个男人最多惊喜地叫一声"原来是个雏啊!",而他肯定不会是一个童男子。
  真没意思。
  玟在江边下了车,本来她要去学校拿成绩单的,不过她改变了主意。跟在玟后面的男人有点急,下车的时候腿不小心碰到了玟的臀部。玟闪电一般回过头来,给了他一巴掌。
  那男人捂着脸蛋,愣在车站尴尬不已。玟则埋着头快速地跑掉了。这个世界实在是太危险,玟恨不得给处女膜加一把锁。
  玟在江堤上坐了下来。脚下是个很大的斜坡,长满了杂草。再往下是犹如咖啡粉末的细沙和巧克力般坚硬的江泥。再往下就是翻腾不息的混浊江水。你看不清每朵浪花的来历,也分不清它们的成分。那些雪水、雨水、泉水、泥水、尿水、粪水、污水、废水不由分说地抱在一起,如此宏伟、如此气势磅礴地向一个方向奔流而去。
  不可遏止。
  去学校其实很没必要,不管考试及不及格,拿不拿成绩单都于事无补。玟也不奢望上什么名牌大学,只想能够早点毕业。
  玟知道,A肯定会及格的,B和C大概也会及格。虽然她们的成绩不见得比自己的强。只要A一个眼神,周围哪些男生都会争先恐后地给A传纸条,连监考老师都睁只眼闭只眼。C说,这叫做适者生存。
  玟心里想,无所谓。她对学校的事情已经厌倦。
  玟站起来,从背包里掏出一个化妆品盒,打开。拿出昨天早上叠的纸鹤。
  "飞吧!"玟说。
  玟把纸鹤放在掌心,"嘿"地大叫一声,跳起来,双手用力往天上一抛。纸鹤被江风卷了起来,翻了几个难看的跟斗,落在草地上,一路飞快地向堤下滚去,沾了几点肮脏的泥浆,落在黄褐色的江水里。
  "风太猛了。"玟说。
  "下次应该叠个更好的。"
  玟顽皮地皱皱眉,向江堤的另一边走去。
  玟琢磨着是否应该回家一趟。玟左顾右盼,发现周围没有一个IC电话厅,这令她很失望。玟想,等自己有了钱,就买一部手机。虽然什么型号她还没有想好,但她喜欢小巧精致无天线的那种。她会给它编一根漂亮的七彩中国结,做一个可爱卡通手机套。她有一双巧手,她会让它与众不同。
  玟决定干脆直接回家算了,虽然她很不想回去,但这次有点不由自主。似乎家里有许多未完的事情等着她去解决。
  玟掏出钥匙开门,发现门反锁了。她只好有节奏地慢慢敲,过了一分多钟,里面还没有反应,玟也不急。又敲了一分多钟后,父亲穿着内衣,神情狼狈地打开了门。
  "回来了?"
  "回来了。"
  玟把背包丢在沙发上,有点后悔为什么要回来。玟只好沉着脸一言不发,双手支着脑袋,坐在客厅里。
  "不上学吗?"父亲说。
  "放假了。"
  "哦"父亲嗯了一下,从房间领出一个穿着睡衣的女人。
  "叫阿姨。"父亲脸上略带着微笑。
  "管她呢。"玟别过头去,心想这女人年纪又大,又有福肚,父亲和她睡在一起怎么会不感到恶心。
  父亲脸有点灰白,那女人尴尬地笑笑。挨在父亲旁边坐着。三个人极为冷场地坐了几秒钟。玟起身进了浴室。
  家里的浴室有面大镜子,玟打开镜前灯,照了照脸上那白里透红的颜色和光线下细小的茸毛,第一次发觉自己像个未开的花蕾。
  玟脱下粉红色的夹克衫,娇小的乳房曲线若隐若现。玟满意地欣赏了片刻,又褪下了牛仔裤。每脱一件衣服,玟都仔细观察一番自己。玟从来没注意到自己如此美丽。终于玟看够了。就打开门,光着身子走了出来。
  客厅里的两个人蹭地一下站了起来。父亲的脸扭曲成一块放久了的腊肉,呆在那里。
  "怎么样?"玟问父亲。
  "玟!你疯了。"父亲大叫。
  "有什么要紧的呢?"玟说。
  玟在原地轻巧地旋了一个身,肌肤随之流过一层微光。
  "漂不漂亮?"
  父亲把手指捏得咯咯响,有点不知所措。
  "漂亮!"玟替自己回答了这个问题。
共 254 人评分 得分指数: 78.09 分
作者相关文章[共 6 篇]
玉镯晚八点的钟声你要不要处女(下)
妓男(下)妓男(中)妓男(上)


文章点评[共 135 笔]
打着处女的幌子~~!四处招摇撞骗~~!
利用美丽的肉体~~!骗取愚昧的男人~!
点评: 同样的口号 日期: 2003-07-01 10:35:30
时尚本该如此,能有这个想不错,不错
点评: 解语花 日期: 2003-06-25 21:48:13
我要处女
点评: 王伟帆 日期: 2003-06-25 09:43:43
吗的,现在这时代没钱就别干那事!
点评: 贞操值钱么? 日期: 2003-06-25 02:12:30
心思细腻的女孩,有些让人疼!
点评: lucia 日期: 2003-06-22 21:35:57
我觉得女人真的是好骗。哎;可惜我就遇不到一个/上天真的太不公平啦!!!!!!
点评: 老子 日期: 2003-06-22 08:48:59
有拼凑的痕迹,但值得鼓励。有的人老拿文学的框子吓人,傻。
点评: amue 日期: 2003-06-18 13:59:16
女人,还是处女好啊!~如果不是的话,你知道那里有没有毒吗?
上?上。上!  就上处女,垃圾留给别人吧!~~
点评: 逍遥浪字 日期: 2003-06-15 11:50:26
唔知写D乜
点评: hh 日期: 2003-06-14 07:14:14
唉,真的无聊,没有什么意义,想必作者也是个对生活感到颓废的人吧.........
点评: 行风 日期: 2003-06-13 19:47:00
这就是处女的清高~~~~```
       
点评: 这就是处女的清高~~~~ 日期: 2003-06-13 15:09:19
要处女往幼儿园培养~!
点评: sweet 日期: 2003-06-12 20:51:03
处女怎么啦?
补身子啊?
点评: 郑科授 日期: 2003-06-12 14:04:42
      这文章光看标题就够了,要不你
点评: 干什么点它呢 日期: 2003-06-12 00:49:02
关键是态度吧,自己怎么看才是最可取的,爱不一定去寻求索取,但也不定要用身体去证明什么,只是爱到了一定的程度都会去寻求不一样的方式来升华吧,
点评: 自己怎么看就行了,馒 日期: 2003-06-11 13:11:09
人生有许多可做的事,大可不必对一件事考虑太多,那样很累的!洒脱一些
点评: AA 日期: 2003-06-08 21:37:37
太ft了哗众取宠而已
点评: 日期: 2003-06-08 18:15:39
女人都是这样的吗?
点评: SS 日期: 2003-06-06 23:24:39
你 到 底 想 表 達 什 麼 
点评: cf 日期: 2003-06-04 00:25:07
又一个仇敌社会的人
点评: 晕! 日期: 2003-06-03 20:05:57
 
发表评论
 


 
  本栏目文章均摘自网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网络惊魂(下)
力量
另类情感(下)
爱到落泪为止(下)
网络惊魂(上)
黑裙
另类情感(中)
爱到落泪为止(中)
爱,是苦涩的
孤独的小提琴手

你要不要处女(上)
一个离异少妇的情感..
妓男(上)
失重下交欢(上)
你要不要处女(下)
男女关系的33个精彩..
深夜里的淑女
男人的性心理
寡妇(上)
食*色(上)

另类情感(上)
爱到落泪为止(上)
Melody
好的,我嫁你
等待下一次漂流
深呼吸01
乱我心者
五颜六色
十年后如果你还没人..
失忆的艾艾

作者或标题包含
文章或内容包含